执行最难以预测也最危险的航天救援任务<

时间:2017-03-11 07:47 来源:http://www.hnbbc.com.cn

作者:

字号:[ 大 中 小 ]科学发展也需要人文精神

科学领域的人文精神,包含制度文明、人类关怀、公道正义、敬业进取、不畏风险、实事求是等等内涵要素。人文精神对科学领域的渗透,是一种长年积累的过程,这其中的文脉是决不可断的。科学家追求真理,仿佛是一个遥远而不知名的慈善家;他在孤独寂寞中珍惜真理,爱护真理。这是英国诗人华滋华斯的话。这里的慈善、孤独、追求、珍惜与真理,鲜明地透露出科学所需要的种种人文精神。此次发现号重返太空、安全回家的过程,也正是这种种人文精神的一次张扬。据称,美国宇航局还组建了航天敢死队由4名宇航员组成的应急救援小组,随时准备升空,执行最难以预测也最危险的航天救援任务。为科学而献身,这是真理的召唤,更是人文的魔力。

发现号航天飞机的这次太空旅行,除了显现其科学精神之外,我们不能忘记其背后的人文精神。因为美国的航天飞机毕竟有两次失事的惨痛经历,共有14名宇航员的英魂永远翱翔在太空。发现号航天飞机女机长柯林斯发回的第一条太空短信说道:当我们回头观看美丽的行星时,再向前看未知的宇宙时,此时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感到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对于探索太空的重要性;我们的航程正是人类未来探索宇宙许多次航程的一次这里让我们读出的是科学里的人文精神。在成功的现代化进程中,科学与人文往往互为支持、齐头并进。通常的说法是,科学与人文是支撑起人类文明的两大支柱。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有些人往往将科学与人文隔离开来。在我看来,科学与人文是人类的左右手,由一个中枢神经控制,两者不能分离,人文需要科学,而科学同样离不开人文;没有人文的科学是枯燥的、僵硬的、缺乏生机的。

我们常常提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工程师的人类灵魂却似乎不大听见。科学所蕴涵的人文精神,其精义就是人类灵魂,博大的人类灵魂。我们的科学发展也需要这样的人类灵魂来提供强大的内在动力。日前,温家宝总理看望94岁高龄的人民科学家钱学森,钱老说:一个有科学创新能力的人不但要有科学知识,还要有文化艺术修养。没有这些是不行的。何处寻求我们的科学人文精神?钱老的话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所谓人文学科,是指哲学、文学、艺术、历史学、伦理学、宗教学等学科。人文学科的研究对象是人的精神世界和文化世界,因而它不同于自然科学。人文学科总是要设立一种理想人格的目标和典范,从而引导人们去思考人生的目的、意义、价值,去追求人的完美化。从根本上说,人文学科能提供一种正确的价值和意义体系,为社会提供一种正确的人文导向,从而对广大群众,特别是对青少年进行人文教育,提高逐个民族的文化素质和文化品格,塑造一种文明、开放、民主、科学、进步的民族精神。因此,它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精神的塑造,关系到国运兴衰和民族的未来。科学与人文是支撑起人类文明的两大支柱。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有些人往往将科学与人文隔离开来。在我看来,科学与人文是人类的左右手,由一个中枢神经控制,两者不能分离,人文需要科学,而科学同样离不开人文;没有人文的科学是枯燥的、僵硬的、缺乏生机的。

出去不易,回来亦难。尽管起飞时发生绝热瓦和绝热泡沫脱落,尽管在经过宇航员太空行走太空维修后仍是带病回家,尽管回家路程种种风险让人提心吊胆,但在太空待了半个月之后,在一次次推迟返航时间之后,发现号航天飞机还是安全着陆,回到了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