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热门新闻

  • 万某某等人违反县委、县政府
  • 以及销售商是否具有汽车销售
  • 通报市政府党组及个人整改落
  • 精英模特赛
  • 同时
  • 深圳市医管中心称
  • 株洲晚报1月15日讯(记者 许
  • 此时此刻本应该是夜深人静
  • 动力方面
  • 2008年至2015年
  • 也就是4月8日
  • 用这个方法可将头及脸部的瘊
  • 最直接的体现是

    2018-10-29 14:21

    被动挨打还是蓄意合谋

    因涉嫌限定零配件价格,涉嫌商定统一的商业车险代理手续费,相关车企与险企近日分别受领发改委开出的反垄断巨额罚单。

    事实果真如此吗?实际不然。据记者调查了解,双方矛盾的积累并非“一日之寒”,险企也并非一直“被动挨打”,自身亦难辞其咎。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保险公司车险理赔款的七成用于支付汽车零配件的更换。仅2013年,就有近60家厂商对零配件价格进行了170余次调整,险企的赔付成本节节攀升。2014年上半年,整个行业车险综合成本率(综合费用率+综合赔付率)已高达99%,逼近全行业亏损的临界点。

    绝大部分险企直言,车企往往“狮子大开口”、手续费要得越来越高、零配件价格日渐高企,他们一直“被动挨打”。

    一直处于汽车市场价值链末端的险企有一肚子苦水:车险业务的大部分利润,实际上是进了车企的口袋。最直接的体现是,保险公司要支付车险手续费给4s店等中介渠道,各地区、各险企之间不等,低者15%、高者40%。

    但在车企眼里,这是动了他们的“奶酪”。车险利益链上长久的矛盾开始爆发,某汽车品牌在湖北率先与保险公司“撕破脸”,在舆论面前大打“口水仗”————湖北多家保险公司投诉该品牌汽车经销商共同提价垄断案,而后者则反诉当地保险公司新车共保垄断案。

    不堪重负之下,在行业协会或同业公会的牵头下,一些地区的保险公司选择“抱团取暖”,通过约定车险手续费上限的形式,表以对抗车企的决心。

    “口水仗”背后,孰是孰非应交由相关部门来审判,但毋庸置疑的是,在不断升级的冲突中,车企往往掌握着更多的话语权。

    谁动了谁的“奶酪”?

    车企与险企的积怨由来已久。车险是财产险公司的支柱型业务,通常占其保费总盘子近七成。然而车险业务同质化程度较高,无论是前端的新车保费销售还是后端的车辆维修理赔,险企无不依赖于汽车中介渠道,作为上游的车商、4s店掌握着绝对话语权。

    不仅如此,为行内人所熟知的是,车险保费收入由新车购置价决定,而赔付额则主要取决于汽车零配件价格。随着车企不断下调新车价格、提高零配件价格,缺乏谈判筹码的险企面临着保费收入降低、赔付额却升高的双重压力。

    罚单背后,道出了双方持续恶化的冲突与对抗,甚至还引来了“互相告发、互揭老底”的市场猜测。